辞风

随缘瞎写/沉迷剑三/圈多杂食/
偏好冷门/开车看命/懒癌晚期/

剑三*霸秀‖随月归闲

【霸秀BG‖门派是西山居的人设是我瞎给的‖

小学生文笔‖技能瞎来‖很喜欢藏剑剧情要求皮一点‖

没有逻辑‖先写个开头‖后续想哪儿写哪儿反正不虐】

萧瑾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呢?

或许是因为一直在秀坊里待着,里头处处可见的都是娇娇柔柔的小姑娘,在静谧安宁的江南水乡里养着,连几个新进门的小师弟也是清秀的模样。这下瞧见了柳雕这般英挺硬朗的男子,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明明周遭都是灵阁秀水的朦胧景象,他却凝着一副清冷的表情,眼中透着一丝凌冽。步伐轻盈,阔步向前迈进,看上去像是从北方而来的习武之人。

“贵紫毛皮,傲霜宝刀”,正缠着要买糖葫芦的藏剑叶小少爷见一同出行秀姐姐萧瑾梨禁盯着对方不放,撇撇嘴开了口。

“看起来应该是河朔霸刀的弟子。”

萧瑾梨眼前一亮,“原来是霸刀山庄的弟子,果然气宇轩昂。”

叶小少爷年纪尚小,见平时总带着自己玩的秀姐姐眼里只有那人,听这话有些不服气,突然扬声道:“哼,那霸刀有何了不起,早就被我们藏剑山庄取代了!”

“蹭——”一道刀气汇聚而成的剑气堪堪擦过叶少爷的耳边,惊得叶小少爷一个后跳闪到一边,萧瑾梨也条件反射地握住了身后的双剑,抬头便窥到了柳雕阴沉的表情。

貂绒挂在柳雕的肩头将他的脸遮了一小块,映得脸色愈发暗了些,贵紫布料与黑色皮革衬出了他潇洒又不失稳妥的世家风范。他的刀从鞘出,看着有些沉重,泛着幽冷的蓝色刀光,正指对着叶小少爷,映在刀锋上的身影格外冷峻。

萧瑾梨心想,虽然确实是这叶小少爷口无遮拦童言无忌了些,但毕竟是自己把他从藏剑带出来游玩的,如果平白让旁人欺负了也实在是不好交代。

于是在叶小少爷用轻剑抵住了柳雕第二次的进攻时,萧瑾梨抽出了双剑一个剑破打了过去。谁料柳雕转身劈了个封渊震煞,一道刀墙就挡在了萧瑾梨的身前。

“少侠且慢,”萧瑾梨稳了稳身形,抱拳道,“这位小兄台是我一位朋友的徒弟,年纪尚轻,无意冒犯,还望见谅。我向你赔罪。”

拉着旁边的叶小少爷示意他也不情不愿地抱了抱拳。

柳雕收了刀,言:“也罢。”

之后往前走了几步,萧瑾梨刚松了一口气,又见那人转身:“既然你是他师父的朋友,还往以后能让他师父多多管教。且不说我霸刀百年基业谈何取代,这口无遮拦的性子,在江湖上可不好混。”

说罢便又阔步走了。

叶小少爷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这时也察觉自己乱说话惹了乱子,忽然记起师父曾说过霸刀藏剑虽有旧怨但霸刀亦有豪情仁士可以结交在外不能乱讲话。怕秀姐姐把这事儿告诉师父,于是巴巴地跑去扯了扯秀姐姐的袖子,老实巴交地看着她。

萧瑾梨何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捏捏他的鼻子,“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讲话,这次可长记性了!我看你呀,确实需要被管管啦!”

“知道啦,秀姐姐。”叶小少爷扮乖巧状。

萧瑾梨后来总是想起柳雕最后转身时的那一瞪。

他看起来可真凶啊。

一定是个很暴躁的人。

她这样想。

—TBC—

填词*花琴‖ 殊曲弹梦

【存一下档‖文人组‖或许会写这个故事】

梧桐秋 楼台落日借谁题红
万籁动 揉弦怀兴诉孤鸿
一别久 煮茗恰逢饮马渡
道是 陈年有折叶轻鸿

广雅赋 素衣悬砚云墨书
疏影弄 花间提壶酒几盅
残灯漏 清歌留影愿难酬
未成昨 了却人间只南柯

听风逐月上星楼 青霄一曲数风流
醉歌傲骨不曾休 携画怀诗俗世走
梅吹三弄一笛风 芙蓉别鹤梦里逢
也须留 庄周梦短畏晓钟

昔日挽弦揽枝在谁袖 廊下桃红透窗柩
今朝回鸾孤影逅 高山流水会故友
前程莫问少年游 妄得风雪做白首
沉香旧 剩得枕边相思留

举棹行舟处 问春秋 隔江摇柳镜中收
贪看鱼闲凫涓流 落子负辞笑愚某
阶下卷读尽杯酒 竟不舍书离谪仇
南风嗅 天地万苦吞入喉

又梦 听风觅雪寻江月 长鸾动羽云海结
醉歌嘲曰戏人间 点墨忘弦谱新篇
梅吹三弄文礼乐 芙蓉别鹤入霞烟
亦不如 庄周梦里赊当年

旧时漱心晴昼丘壑路 真儒未用江湖误
今朝遨首敛襟袖 且下寒户翻酒污
花下秉烛长安都 无奈风雪当白头
池上久 钟情尚有词千首
笛声悠 满身风露魂归否

____FIN____
_____________
*题红:在红叶上题诗。唐僖宗时,有一名宫女在红叶上写了一首诗:“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愍憨谢红叶,好去到人间。”树叶顺着御沟水流出宫墙。书生于祐拾到后添写道:“曾闻叶上题红怨,叶上题诗寄阿谁?”置于流水上游又流入宫中。后两人终成良缘。

*晓钟:报晓的钟声。唐沈佺期《和中书侍郎杨再思春夜宿直》:“千庐宵驾合,五夜晓钟稀。”